不问不知道,一问吓一跳,这样一看,仙门招生的规矩确实有很多缺陷啊!

    洛漓随手拿出一个小本,用笔一一记着。

    她一边记着,一边听着他们的吐槽,突然看到众魔之中一个小魔兵,在那里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洛漓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呢?你为什么要修习魔道呀?”

    那魔兵呆愣愣的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是在问他。

    他耸了耸肩,一脸无所谓的表情:“大概是为了混口饭吃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们不同,我倒没觉得仙门怎么不好,也没觉得魔道有多坏,只是觉得仙界和人界挣口饭吃实在是太难了!还是魔界好,想干什么便干什么,哪怕天天在家无所事事,也不会有人过来骂我好吃懒做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原来还有过来蹭户口的,洛漓表示扶额无语。

    看来在魔界生活的幸福指数很高啊!这样说的话,想劝他们放弃魔族户口看来是不大可能的了!

    为今之计只有从魔族上级领导入手好了!从根本上改变政策问题,只要大家都规规矩矩地不去烧杀掠夺伤害他人,那你究竟是魔族还是仙门,又有什么重要的呢?

    洛漓一边调查着,一边将这些观点一一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石室的房间,洛漓还在看着刚才的笔记发呆。

    洛漓正思索着,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呢?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洛漓转头一看,是淮渊!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洛漓觉得很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魔宫本来守卫森严,他不应该进得来的,看到他过来,洛漓忍不住又想起了许多过往,终于忍不住生气道:“这么多年你去哪了?我后来去琼林岛也没寻见你!”

    淮渊苦笑了一下,回答道:“东海出了点事,我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他向四周看了看,又走到桌子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倒是你,你怎么来魔族了?害得我到处打听了好久才找到这的!”

    他微微笑着,冰蓝色的眼睛却不似以往那般明亮,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气,略有憔悴之感。

    洛漓低下了头,微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他了!他还活着!”她缓缓说着,嘴角挂着羞涩的笑意。

    淮渊听后,直直看着她,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之感,他沉默了许久才终于笑了:“这么说他如今身在魔族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洛漓点了点头,“他就是如今的魔尊。”

    “魔尊?”淮渊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,“你确定他是你的师尊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洛漓的语气坚定而又不容怀疑。

    “可是传闻当今的魔尊手段残忍偏执,杀人无数,恐怕他早已不是你当年的师尊了。”淮渊微蹙着眉头,语气中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暂时失去了记忆而已,我会想办法让他想起来的!”

    洛漓甜蜜的笑着,眼里无尽的温柔荡漾。

    淮渊全然看在眼里,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罢了……随你吧!”

    他刚想再说些什么,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不好!有人来了!

    “你赶快离开吧!”洛漓见状,连忙推着淮渊离开。

    淮渊微微笑着,将一个海螺扔到洛漓的怀中:“有事吹一下这个,我会过来找你的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飞身离去,不过一瞬就已然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他离开后不过几秒,石室的门便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魔尊大人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小钰,她直直地站在那里,等待着洛漓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师尊?他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洛漓觉得有些奇怪,但还是飞身跟着小钰过去了。

    前后不过一眨眼的时间,她们便来到了另一间石室内,这里相比别处更加阴暗,四处都是冰冷的墙壁,活活像是一座迷宫。

    “主人,魔尊大人请您独自一人在此等候,小钰不便在此陪同,请您允许我先行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洛漓点了点头,挥手表示应允。

    小钰见状,便迅速退下了。

    洛漓一个人站在石室内,四处走走看看。

    这间石室的里面还有一个房间,门微微半掩着,里面时不时地传来几声惨叫和啜泣。

    看样子这里是一间审讯室。

    洛漓寻着门缝朝里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,谢铭玦和一个男子站在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